大山教育线下模式陷入困境 赴港上市蒙上阴影
发布时间:2020-04-28 04:32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大山教育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十几天后,疫情向全国蔓延。 而疫情后,线下教育机构成为受冲击最为严重的领域,大山教育赴港上市也蒙上了一层阴影,截至目前,已有兄弟连教育、明

   大山教育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十几天后,疫情向全国蔓延。 而疫情后,线下教育机构成为受冲击最为严重的领域,大山教育赴港上市也蒙上了一层阴影,截至目前,已有兄弟连教育、明兮大语文等线下机构,因为资金紧张宣布关闭。 由于线下培训机构复课遥遥无期,有业内人士预计,6月份之后教育行业线下机构会倒闭60%。

   而严重依赖线下的大山教育,2019年前三季度的线下收入占到2018年全年业绩的%,其线上业务仍旧处于起步阶段,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万元收入。

   4月20日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根据大山教育官网公布的电话,拨打东明路校区、优胜路校区电话,均提示已经欠费停机;天一大厦、海亮时代ONE等多个校区电话无人接听。

   大山教育花园路校区有工作人员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受疫情影响,目前线下均未开课。

   线下收入超九成据了解,大山教育是河南地区最大的中小学课后教育机构,目前专注于中小学课后教育领域,旗下拥有大山外语、御夫子大语文和小数点数学等品牌。

   目前,大山教育直营网点在河南省共有80家,其中79家位于郑州市,1家位于新乡。

   招股书中还提到,计划将在2022年年底前设立140家直营教育中心,意在占领下沉市场。 深耕线下的大山教育,主要收入也来自线下学费收入。 招股书显示,2018年大山教育获得收入亿元,同期上涨%,净利润万元,同比上涨%。

   截至2019年9月30日前9个月,大山教育实现收入亿元,同比上涨%。 而在2019年前三季度,大山教育线下教辅班收入已达到亿元,占2018年全年业绩的%。 线下学费收入是大山教育核心的收入来源。

   按照业务细分收入,大山英语(英语辅导业务)为大山教育主营业务,在2019年大山教育收益中,中小学英语辅导获得总收入亿元,占2019年前9个月总收入的%。

   事实上,这几年,在线英语机构可谓竞争激烈。

   除了学而思、新东方等传统机构发力线上,更有VIPKID、51Talk、伴鱼等新兴教育品牌崛起,而线上机构不受区域限制,这对于大山教育来说,冲击巨大。

   在这样的形势下,2018年大山教育也开通了线上辅导品牌“学习8”,但“学习8”课程仅仅是刚刚起步,从其收入情况就可见一斑。

   2018年,仅实现收入万元,2019年前三季度共有万元收入。 如此依赖线下的大山教育,在疫情之下,如何保证公司的盈利能力?业内预计,从大山教育线下和线上收入的比例来看,今年盈利情况不容乐观。 大山教育花园路校区有工作人员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线下目前都没有开课,全部转为线上上课。

   线下何时开课,要看河南省的统一安排。

   但对于线下转线上,家长和学生是否同意,该工作人员并没有回复。

   有郑州的一名家长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大山教育以前在郑州还比较火,经常在电梯里看到它的广告。

   但现在学而思、新东方等很多在郑州也都有,不少人倾向于选择这种全国性机构,大山教育属于河南地方性机构,相比而言,有一定局限性。 同时,现在选择纯线上机构的人也越来越多。 由于线下机构无法开课,像大山教育一样转战线上的并不在少数。

   但线上教育并不是有一块屏幕就可以,大多数传统线下机构不具备在线教育的经验,与在线教育相比,差距也较为明显。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曾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在当前疫情防控的形势下,线下培训机构都已经暂停业务,为了能够生存下去,只能转线上,但线下转线上确实没有那么容易。

   线下转线上主要是想留下以前线下的资源,不要让学生退费,但这个过程中,能不能保证质量这是一个问题。 此外,家长是否还愿意孩子继续在这样的平台学习,是另外一个问题,目前很多地方已经出现退费的情况。

   线下机构面临生存危机随着中小学复课的推迟,线下机构一方面面临大量的春季、寒假班学生退费,另一方面还要持续承担线下的房租、场地、人力等巨额成本。 早在疫情暴发之初,知名IT培训机构“兄弟连教育”创始人李超,在其微信公众号中发表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表示因受疫情影响,兄弟连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。 李超在信中称,疫情之下,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线下培训机构。

   此外,曾获创新工场投资的项目明兮大语文,也以家长公开信的形式宣告项目死亡。

 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还了解到,近日,继少儿体适能机构趣动旅程主动宣布破产后,励畅少儿体能馆负责人也突然失联。 值得一提的是,日前,教育部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中小学教育教学工作的通知》,对中小学开学后的教育教学工作进行安排。 通知强调,各地开学后,要根据当地疫情防控工作要求,严格控制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行为,未经省级教育部门批准,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擅自开展线下培训活动。

   尽管目前开学的省份并不多,但即便开学以后,校外培训机构复工遥遥无期,受疫情影响,线下机构在年内能否开展线下培训,尚属未知。 这对于严重依赖线下的教育机构来说,能否熬过今年活下去至关重要。 上海证券研究报告认为,线下机构考验现金流的承受能力,预计疫情为传统教培机构带来一波洗牌潮,过后行业集中度料将有所提升。

  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基于线下机构此前的用户积累,线下机构转线上时会有一定的用户,但在对用户进行教学时,产品、老师、组织和服务进行重构时都会遇到挑战。

   他还认为,现在在线教育已经进入精细化运营阶段,用户对在线教育产品的体验度已经达到一定水平,线上授课不是线下教授内容的简单线上化,因此,线下机构如何在短时间内制作适应在线环境教授的课件,尤其是具备互动性、趣味性的课件;如何找到或培训出能够适应线上教课风格的老师等等,这些问题和教学效果、用户体验直接相关,用户对此的容忍度很低,一旦服务不够完善,极可能会导致用户离开。 (责任编辑:张紫祎)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  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 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